邮箱帐号 @zgcy.gov.cn 密码
首页 >> 四大文化 >> 文明曙光
站内查询:
红山文化的文化基础
              
——兼论红山文化的文明成就之三:红山文化的服饰基础
    上古人们没有御寒、避害、遮羞的衣服,人类处于裸体生存阶段。《庄子·盗跖》篇说:“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墨子卷一·辞过》说:“古之民,未知为衣服时,衣皮带茭,冬则不轻而温,夏则不轻而凊。”以兽皮为衣,以草绳为腰带。目的是避热、御寒。《礼记·王制》说,“北方曰狄,衣羽穴居”。《白虎通义》说,古人“能覆前不能覆后;卧之詓詓,起之吁吁;饥则求食,饱则弃余;茹毛饮血而衣皮苇。”人们过着用野兽皮、草木之叶遮体的生活,而且这些遮体的材料十分稀缺,只能用之遮住部分身体,“能覆前不能覆后”。古人生活极其简单,呼叫一声就睡下,呼叫一声就起来。《古史考》云:“太古之初,人吮露精,食草木实,山居则食鸟兽,衣其羽皮。”上述记载是真实的。曾经有过“太古之初”的阶段,一整块未经切割的随机形状的不规则动物毛皮,就是人的衣服。中国的山顶洞人、许家窟人当是如此。正是《韩非子》说的“妇人不织,禽兽之皮足也”的情况。从一万年左右起,人类的衣服随着生产的进步也有了进步,距今6500年左右,中国古人的衣服已经完备。人们除了用兽毛皮作衣服面料外,还采用了草叶、树皮、藤条、芦苇、竹片等细长的线状材料系扎于腰上和使用亚麻纤维制成服装面料织物。1973年出土于青海大通县的上孙家寨的仰韶文化(马家窑类型)彩陶盆上,描绘了15个跳舞的妇女,分为3组,每组5人。她们头部垂有发辫,身穿长过膝部的长裙,身后飘有尾饰,头饰与尾饰分别摆向不同方向。人类的衣服怎样完备的呢?传说伏羲氏带领人们用兽皮缝制衣服,抵御寒冷。《礼记·礼运》篇说,炎帝、神农“治其丝麻,以为布帛”。《周易·系辞下》说:“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结合文献与考古学,人类学会使用纤维织物当为衣服完备之始。《礼记·礼运》篇记载,古人“未有麻丝,衣其羽皮。后圣有作,治其麻丝,以为布帛。”
    人类在学会养蚕之后,服饰革命才真正进入启始阶段。
    蚕文化是红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历史文献来看,蚕文化曾是黄帝文化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记载黄帝妻嫘祖养蚕的历史典籍众多,以《史记》为详。《史记》在《黄帝本纪》篇中说:“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嫘祖发明了养蚕,为“嫘祖始蚕”。
    “嫘祖始蚕”这一家喻户晓的历史故事得到了考古学的验证。与黄帝文化时代大体相当的许多考古遗址发现了蚕文化实物。距今约6000年的北京平谷上宅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了“陶蚕形饰”;距今5400±70年的河北正定南杨庄仰韶文化遗址出土了一枚陶蚕蛹,“外观黄灰色,长2厘米,宽和高均为0.8厘米,基本上是长椭圆形”;距今约5000年的山西芮城西王村仰韶文化晚期遗址出土了一件蛹形陶饰,也有人认为是陶蚕蛹等等。
    与黄帝文化、养蚕文化文献记载相对应的诸出土文物中,最有影响的是已故考古学家李济在1926年于山西夏县西阴村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的半个经过人工割裂的茧壳,多数人认为此蚕茧属距今5500—6000年的仰韶文化,这个故事被称为“李济与半个蚕茧”;最具典型意义的是5000年前的几件红山文化蚕玉器的发现。这几件蚕玉器主要发现于红山文化区,有内蒙古巴林右旗的那斯台遗址,辽宁省朝阳市的东山岗和三家子遗址、田家沟遗址等。这些蚕玉器是蚕文化的精华。
    5000年前左右,我国大地蚕文化分布较广的事实,不仅说明黄帝文化中的蚕文化有历史根据,而且说明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养蚕和利用蚕丝的国家,而且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是唯一掌握蚕桑技术的国家。而能为上述结论拿出实物证明的是红山文化,尤其是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
分享到: